我国对代孕的立法

2020-12-03 19:08:23 来源:合肥晚报

来源标题:“每一个人都要保护好!”

“护士,我等了半个小时了,怎么还没到!”一声哭喊,打破了候诊区的宁静。

这里是北京佑安医院发热门诊,穿着防护服、戴着护目面屏,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来来往往,候诊的人们戴着口罩,虽然大都沉默不语,但目光中满是焦虑和不安。

哭喊的,是一位年纪较长的女患者。一场突如其来的感冒令她心神不宁,下定决心来医院做检查。接诊、开医嘱、抽血……都挺顺利,唯独做CT时等候的时间长了。女士有点儿崩溃,“我有强迫症……我下了好大决心才来的医院,我不想在这儿待这么长时间……”

“您、您别着急,我再去影像室帮您看看……”一名年轻的女护士赶紧安抚,但她自己的声音都开始颤抖。

看情况不太妙,护士长王蕻馨走过来,轻轻拍了拍年轻护士的肩膀,将她替下。王蕻馨半蹲在患者身边,耐心地说:“女士,请您稍等一下,我们影像室的同事正在做准备,马上就到您了。请您放心,我们发热门诊每天做4次消毒,大厅里也放着空气消毒机,即使有疑似病例,我们也会进行单独隔离。您不必恐慌……”

女患者渐渐平静下来,稍坐了一会儿,被护士带进影像室。

王蕻馨转过身,冲其他几位年轻护士竖起大拇指,为他们加油打气。

“我们整个团队有15名护士,大多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,我不仅得保护好患者,还得保护好我的‘孩子们’。”王蕻馨说。

下个月就满50岁的王蕻馨也真的像妈妈一样,从穿防护服就开始“唠叨”——“口罩戴上之后,一定要检查一下密合性”“内层手套、外层手套都要粘胶布”“防护服4小时更换一次”“脱防护服更要谨慎,每脱一层,手部要严格消毒”……

年轻护士们都爱王蕻馨的“唠叨”,17年前,他们的护士长就曾作为骨干力量在非典重症病房待过一个月,“当时条件艰苦多了,但我想都没想就去了一线,后来我在发热门诊还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传染病,积累了不少经验。”王蕻馨说着,望着“孩子们”,“大家都和我当年一样,积极乐观,我能做的,就是用我的经验给大家做后盾。”

这几天,来发热门诊的病人多了些,咨询电话不断,“‘求安心’的病人占了三分之一,大家普遍都存在焦虑、恐惧、急躁的情绪。”王蕻馨说,我不但要带头做好对病人的心理疏导,更要时刻关注“孩子们”的心理变化,及时沟通。

上午10时,护理部副主任张莉莉来到发热门诊隔离区前,与王蕻馨进行每日例行的巡视。

“怎么样?大家在里面怎么样?”隔着玻璃门,张莉莉一眼就认出了“老战友”,17年前,她也曾在抗击非典的一线奋战过。

“挺好的!”透过护目面屏,王蕻馨的眼睛笑成了一道弯。

“对病人的观察一定注意方式方法,保护好自己,保护好病人。有问题随时找我!”张莉莉说。

“您放心!”王蕻馨回答。

疫情突如其来,病房改造、人员调配、物资准备、后勤保障……医院迅速启动应急预案,张莉莉冲在最前面,亲力亲为,而王蕻馨则全力配合,事无巨细,二人经常处于24小时无休的状态。

前一天晚上12点半,王蕻馨给张莉莉的办公室打电话,寻求支援,张莉莉当时一愣,“你怎么知道我没走?”“我就知道,你不会走。”王蕻馨说,这是“老战友”的默契。“这些前线的医护人员都特别可爱,我在后方要做的,就是无条件地支持他们。”张莉莉说,

疫情袭来,北京医疗机构中不少精英骨干都驰援武汉。“团队里也有好多孩子找我报名,看到他们英勇无畏,我为他们感到骄傲。”王蕻馨知道,如果国家需要,自己和“孩子们”一定义不容辞,但是现在,她要告诉他们,“我们的阵地在北京,我们要保卫北京市人民的安全,我们的工作同样重要。”

因为腰部病痛,每次上下楼梯时,王蕻馨总要侧着身子,一级台阶、一级台阶地挪动,但时间紧迫,她又不得不加快脚步。这事,她从不提及,但“孩子们”都看在眼里。临近中午,孩子们劝她坐下来歇一会儿,王蕻馨笑着摆了摆手说,“没事儿,老毛病,已经习惯了,咱们的活儿还多着呢。”(记者李祺瑶)